• 联系我们:0771-4730896

学习总结及感悟


——《学习与大学教师角色转变》后感


王竹立老师提出两个问题:第一,智能时代如何学习?第二,智能时代教师如何变化?围绕着这两个问题,王竹立老师阐述:知识变了样、重新定义学习、学校:消亡或转型、教师:角色转变。

知识变了样!以前知识存于书中,“书的知识”是线性结构的、有序的、标准化的,而今天的知识存于网络中,“网络的知识”是网状结构的、无线的、碎片的、立体的、三维的。知识结构由金字塔型向蜘蛛网型转变。知识分布在网络的各个节点中,各个节点的知识汇成了知识洪流!

关联主义创始人西蒙斯认为:知识不再是静态的层级结构,而是动态的网络结构,知识很难被定义,有硬知识、软知识、连接知识。

在今天,机器人都会下棋、写诗的时代,身处于知识丰富、暴涨却又容易“过期”(今天你所学的知识,明天或许就没有用,比如大学我们辛苦学习的VB语言,今天就被淘汰了)的网络时代,我却常常感觉得到知识的饥渴,该如何解决饥渴?作为未来智能时代的我和我的学生,今天所存储的“鱼”变质了,该怎么办?

时代在已经变化,并还在继续飞速地变化,你我都意识到,但又没有深刻地在意。我非常认同王老师知识变了样的观点。那又该如何学习?学习什么知识?

西蒙斯提出:学习就是一个知识网络形成的过程,连通比建构更重要。在知识“大爆炸”的智能时代,我们要学习在“知识洪流”中“渔”知识。知识就像是拼图,碎成一片一片洒落在“知识洪流”里,我们所获得的知识是碎片的,如何去快速地获得有价值的知识,并系统地、准确地拼装知识碎片这才是有效学习方法。

王竹立老师提出了“零存整取”,并介绍了一本他的大作《碎片与重构》 ,我一定会好好拜读。

学校:消亡或转型?

我更多的会认为学校会转型。

常常听到人们在抱怨或思考:今天的中国教育是有问题的,因为我们所教育出来的学生缺乏创新能力。

现在的教育体制中有三大特征:统一性、集中性、标准化。试问:这不就是统一“产品”的规格要求吗?这样的体制本身就缺乏个性、创新性。

马云说:很多人对新事物,一是看不见,二是看不起,三是看不懂,四是来不及。

马云还说:“如果不让孩子玩,他们将会找不到工作”。

当然,我理解马云所讲的“玩”不是单纯的、无目的的、传统意义的玩,而更多的是让孩子在玩中激发他们的思维能力、创造能力。

当前,我常思考最多的是我孩子的教育,满怀期待着儿子能在未来的社会中具备足够的知识、强大的能力、优秀的品格,生活幸福快乐。但是未来需要什么?什么的能力是强大的?用今天的标准去衡量吗?

显然,我是未知的。

作为一名教师,我今天教给学生的知识是有用的吗?我所要求他们形成的标准是合理的吗?

显然,我是迷茫的。

人是主宰者,主动学习并适应适应社会的转变才能继续生存和发展,不然只会被动的被忽略,被淘汰。

社会变化了,快速地在变化了!

学习,重新再学习或许是我再生存的唯一出路。